湖海归帆未算迟——吴湖帆研讨会选摘优优娱乐

吴湖帆《花卉》

120年前的7月28日,也是农历甲午年七月初二,是吴湖帆先生的诞辰。吴湖帆先生不仅是著名的国画家,也是著名的鉴赏家和收藏家。前不久,由上海笔墨博物管和上海市文史馆共同主办的吴湖帆研讨会上,包括吴湖帆、后人以及一些书画家与评论家共同研讨吴湖帆对中国书画的贡献,回忆吴湖帆的艺术人生。

120年前的7月28日,也是农历甲午年七月初二,是吴湖帆先生的诞辰。吴湖帆先生不仅是著名的国画家,也是著名的鉴赏家和收藏家。前不久,由上海笔墨博物管和上海市文史馆共同主办的吴湖帆研讨会上,包括吴湖帆、后人以及一些书画家与评论家共同研讨吴湖帆对中国书画的贡献,一起回忆吴湖帆的艺术人生。

颜梅华

中央文史馆书画院院部委员

我受业于吴湖帆的。老师非常注重书法,说:“你画要画好,书法一定要过关,中国画中的书法特别重要。笔墨的来源,书法与绘画特别近,书法一定要写好。”他有这么句话,“画画,三天可以不画,书法,一天都不能不写”。老师讲“书法当中和绘画当中是一个道理”。写长题跋时,他坐着写,旁边有或其他人帮助拎,他有时根本不用草稿,就一挥而就,写一会儿让人拎过去一些,写下来笔直的,行距非常准确,从来不歪。这在书画家中也不太容易做到的。在博物馆里能看到他写的很长的题跋。我问有什么诀窍,他说没什么诀窍,他说写过去的时候总有点斜,自己注意再纠回来一些。这些年来,我也记住了,像在河浜中摇船,舵不停地纠,船笔直地行。

学山水画要先会画画,有基础,他再指点你。吴老师让我临摹四张古画,分别是王蒙的《青卞隐居图》、巨然的《万壑松风图》、李唐的《万壑松风图》以及倪云林“折带皴”的技法。前边三张都是讲究的,繁了之后你能简出来,先繁后简。画画的人开始学的过程一定要经过繁,才能把前人的墨迹、笔法、技法上的要点学到,不繁的话里边很细致的东不到。《青卞隐居图》我画了好几年,临摹一张要一个半月,一天只能临这么一点。要把它全部临好,如果你一个礼拜就临好了,没什么大用处,因为你深入不进去,你能够临到一个多月了,基本上你的方法、水平到位了。

吴老师看我《青卞隐居图》时说了两个问题,石头与树。这两样靠得很密,一般画容易碰在一起分不开,层次分不开。他说每棵树你要特别注意,《青卞隐居图》的特点是近的树、远的树、再远的树,四个层次。头一个前边近的树,墨色,用笔要用得有力,全涂空,不烘染,不用水墨烘染,我们水墨画中全涂空最难,它不烘染,全靠墨色,一笔下去再画,淡墨属于没有的,干的时候就是干擦,皴、擦、点、染,在一支笔里边解决问题。这第一层次。第二层次用笔再轻一点,第三层次再轻一点,用笔要再干一点,用细一点。第四层次远一点,轻描淡写的。主要是基本功,你要懂这个画法。教了之后再自己反复的临,那个时候的想法水平跟现在我画画画了几十年之后的体会是两回事。画家杨彦第二个问题是树跟石头的关系,为什么石头跟树不会碰,同样的墨看上去有距离、有空间,优优娱乐申请送彩金树与树有空间,石头与石头有空间,开头不理解,现在画得多了,湖海归帆未算迟——吴湖帆研讨会选摘优优娱乐官网99668(图有点明白,一定要在实践中解决,光讲没有用。但是没有一讲就通的,不实践不苦练,没人能解决这问题。

老师是个鉴赏家,我在老师那里看到不少好的东西。有一次,某家博物馆拿了一张苏东坡的竹子给老师看,一尺多,横的一支竹子。老师看了说这幅画是假的,不是苏东坡真迹。但是这画画得蛮好的,等他们走后,他对我说,这张画是明朝人的笔法,不是宋朝人的笔法。他说宋朝只有传本,真迹不太有了。故宫博物院里一张弯的竹头也是传本,值得怀疑的,不是真迹,因为它没有款,而且其画法与文人画还有距离。文人画和行家的画还是有区别的。行家画得比较扎实,太仔细;画家的画,读书人、当官的人构思来了、兴来就发笔,有一种活泼的笔触。他说,画家的眼光从哪里来呢,归根结底还是基本功,这基本功要是掌握不好,很难把画看好,在要害部分如果自己用笔不到位,怎么可能看得出好。所以,他可以把《富春山居图》的半截的残卷断定为黄公望的真笔。

唐逸览

画家,唐云之子

吴湖帆是一代大师,从国画的造诣,温州国际象棋网到书法,再到文学,都堪称一流。要成为国画大家,真的是不容易。我爸爸晚年的时候讲,觉得自己稍微有点提高了,自己才有劲道。像这样的老画家,还是觉得自己不够,他在画室里看吴昌硕的、看齐白石的、再看金农八大的,一挂就要挂几天,就是一直在看、在读画、在不断地深入研究传统以为自己所用。老一辈的画家,包括吴湖帆,到老了还是觉得自己要更上一层楼。后人看看已经相当不错了,我们怎么再努力也做不到了。

张渊

交大教授,张守成之女

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吴湖帆的,所以我从小就跟着我的父母出入梅影书屋。

吴湖帆的画室,完全没有我们现在的条件这么好。他有一个房间,南边有个比较大的阳台,放一个书桌,他那个书桌就是画桌。我想,现代的画家都是用檀木的桌子画画,但他就可以在那么小的桌子上画出那么有名的作品。

吴湖帆先生经常在下午挂一些画出来,学生就在那里评论画的运笔、年代等。他教学生,不是纯粹在技法上教,也不是让学生临摹他,而是把古代的好的作品呈现在学生面前,有时还带学生去收藏家家里观摩一些著名的作品。

王己千在这方面也是受了吴湖帆先生很大的教育,所以他在美国纽约也常有名的收藏家。我在美国时,我父亲也带我去拜访了他,他家里也是许多古画挂在那里。我觉得吴湖帆的学生能够传承对收藏鉴定的知识,完全是得益于他的引导。

苏春生

海画名家联谊会

副会长

对吴湖帆,我们的了解在逐步深入。如果从市面上的行情来说,他的作品也一直在涨,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他好的地方。吴湖帆的画,那么高的层次,一般的人是达不到的。

吴湖帆从“四王”入手,再到宋元。从“四王”入手的人很多,有多少人能上到宋元这个阶层?他跳出了“四王”,高于“四王”,这点非常不容易。

吴湖帆可算是我的太老师,我们有幸曾见过一面。上世纪50年代,我父亲(苏渊)在上海,与书画家、文人雅客来往比较多。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上海有位很有名的冒鹤亭,他在我们家过生日,来了30多位上海的书画家,其中就有吴湖帆。我那时虽然很小,但喜欢画,见过他的画册,所以见识了吴湖帆先生,对他印象很深。我父亲与他交往是比较多的,一起饮酒、作诗、画画。1958年,我父亲成了“”,“充军”到,就和上海这些画家分开了。

我父亲在,回忆上海的书画家,写了二十几首诗,有一首是写吴湖帆的。诗的题目是“闻湖帆中风搁笔,予幸得其米派山水一小幅”,诗文是“丑簃妙笔绝,韵事吴兴老未删。差幸云烟搴一角,荆王风格米家山”。“丑簃”是吴湖帆的又一个别名,“搴”是掀开一个角的意思,诗说的是我父亲请吴湖帆画一幅山水、米襄阳(米芾)的东西,非常高兴。

1994年,吴湖帆诞辰一百周年,我父亲也写了两首诗。其中《吴湖帆百岁诞辰书画展读记》:“湖海归帆未算迟,明时偃蹇有难知,百年剧迹从容展,梅影横窗佞宋词。”写吴湖帆的形象。另一首是:“归来堂与鸥波堂,韵事啧啧传,老我春风归来座,寒灯一夕梦魂牵。”

车鹏飞

原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

我跟过吴湖帆先生的任书博先生学画画,任老师多次在我面前提起吴老师的方方面面,我是很有感触的。我学画的时候,曾问过任老师,“吴老师不像一般画家,经常‘活’,而山水能画得那么出色,这属于什么原因”,任老师当时没有什么说,他就说,吴老师没事在家里,经常看天上的云。他也听吴老师说过,云的变化非常多。吴老师的技巧常好的,如果他没有那么好的技巧,他的代表作“爆炸”不可能画出来。他画爆炸,下了很大的功夫,电影起码看过四五遍,任老师就陪他去看过两遍,所以能轻车熟地画出这么一件作品来。

从吴先生身上,我们可以感很多东西。比如,学画是否都要走的那条子,搞素描什么的?好像也是任老师告诉我的,他曾问吴老师为什么他画的轻烟那么薄,看上去又特别的厚实。其实,吴老师用颜料特别考究,据说,解放前用的颜料是粉末状的,他要雇人在家里磨一万下,然后才用,所以他的颜料特别细腻,当然再加上他的技巧,涂上去特别有特点,看上去很薄,但是特别厚。也曾经有人问过他,为什么他画的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境。陆俨少先生曾说过,吴先生画的画有一种磁性,非常婉约,非常柔和,能打动人。陆俨少先生对吴先生也非常,他曾对我说,吴先生的这种德才他是学不来的。也曾有学生问吴先生画面如何处理,他就讲“清白的地方让它糊涂点,糊涂的地方让它清白点”。这虽然常简单的两句话,但非常有的,没有真正的艺术积淀是讲不出那么深刻的话的。他走的这条道,是从传统绘画中吸取精华,然后结合自己的感受。他参照生活不是特别多,但是也有参照,他也画过虹口公园,很有生活味道。

戴小京

上海书协副

吴湖帆的东西看上去没有很强烈的视觉冲击性,但是,很多人就是学他不来。我也算是个“票友”,在艺术品市场混迹了二十几年,一直做拍卖师,我发现现在困扰艺术品市场的两个情况,一个是拍假,一个是假拍。拍假这一块,就我所见,还没发现冒吴湖帆的画能混得过去的。其他大名家都会有假东西,有的还真的卖掉了,假冒吴湖帆的,却是混不过去的。

陶为浤

画家

我对吴湖帆先生非常,有幸父亲曾经带我拜访过吴先生。后来跟着吴先生的两位高足,陆逸飞先生与陈巨来先生。

我的印章老师陈巨来说他在研究圆珠文时,吴湖帆将古画借给他,有圆珠文印章,让他用油纸临摹复印。这个气量是很大的。一般收藏家能把画给你看看,已经很大方了,怎么可能让你临摹。

还有件小事,吴湖帆曾经收到一本恽南田的八开册页,其中两开上,恽南田题了诗,没画,是个遗憾。一般我们就自己补一下,但吴先生找张大壮一起探讨,他题的诗是哪种花卉内容,然后请张大壮将画补好。张大壮对恽南田特别有研究,补好后,一开一开看,分不清哪个是原来的、哪个是补画的,天衣无缝。